在对公司法进行深入研究之前,总以为只要拥有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就可以决定公司一切事情。为减少股东纠纷,本文对公司多数决的法律限制作如下总结。

《公司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第一百零三条规定了一般决议二分之一多数决,特别决议三分之二多数决。其中特别决议是指修改该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在进行多数决时,有限责任公司指的是有表决权的股东多数决,股份有限公司指的是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股东多数决。

多数决的意义在于公司是一个集体,必须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才能进行有效管理,如果任何事情都要经过一致同意,会极大地增加沟通成本。

多数决的行使受股权性质的影响,以下是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第二庭编著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理解与适用》第129页对股权性质的分类,有助于我们理解公司事项是需要多数决,还是需要一致同意,或是单个股东就可以决定。

依据股东行使股权时单纯为自己还是兼为公司、其他股东,股东权利分为自益权与共益权。前者主要是财产权,是股东投资的本来目的所在。后者主要是非财产权,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实现投资收益权二必不可少的管理性权利。

依据股权可否受到法律之外的剥夺或者限制为标准,股权可以分为固有权和非固有权。固有权,是指股东依法享有而不得以公司章程或者公司决议予以剥夺的权利。一般而言,共益权多属于固有权,自益权多属于非固有权。

依据股权行使是否必须具备一定的股权比例为标准,股权可以分为单独股东权和少数股东权。单独股东权,是指可以由股东一人单独行使的权利。少数股东权,是指持有一定比例股权的股东才能行使的权利。在性质上,股东的自益权均属于单独股东权。

依据股东权利的内容是否可以依据股东的持股比例进行确定,可以将股权分为比例股权与非比例股权。比例股权是指股权的内容必须以股东的持股比例为基础惊喜确定的权利。非比例股权是指股权的内容不以股东持股比例为基础即可确定的权利。

根据上述分类,我们可以看出,股东的有些权利是可以通过公司章程或多数决的形式限制的,有些权利是不能限制。

法律是一个体系,公司法的适用不能仅仅局限于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在对内和对外交易时必须符合合同法规定的平等自愿和公平交易原则。《合同法》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规定了平等自愿和公平交易原则。公司多数决受到公司法及合同法等法律的限制。

知情权是股东的基本权利之一,是股东分红权、剩余财产分配权的基础。公司法对此予以特别保护。

对于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

对于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公司债券存根、股东大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解释(四)》第九条规定,公司章程、股东之间的协议等实质性剥夺股东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规定查阅或复制公司文件材料的权利,公司以此为由拒绝股东查阅或者复制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股东知情权,法律予以特别保护,公司不能通过多数决的形式予以限制。

《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的除外。

根据上述规定可以看出,股东分红权,法律予以特别保护,公司不能通过多数决的形式予以限制,如果要限制,必须全体股东一致同意。

《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

例如,甲、乙和丙共出资人民币100万元成立某有限公司,甲实缴出资人民币40万元,乙实缴出资人民币30万元,丙实缴出资30万元,甲、乙和丙分别享有公司40%、30%、30%的股权。现公司因发展需要,决定增资人民币100万元。

如果多数决限制股东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甲和乙完全可以通过多数决的形式限制丙增资,如果甲增资人民币60万元,乙增资人民币40万元,丙被剥夺增资的权利。不考虑资本公积,增资后的股权结构为甲出资人民币100万元,乙出资人民币70万元,丙出资人民币30万元,甲、乙和丙分别享有公司50%、35%、15%的股权。实际上就在丙不同意的情况下,改变了公司股权结构,剥夺了丙在公司享有的权利。违反了合同法规定的平等自愿和公平交易原则。

公司法对减少资本没有像增加资本那样有特别规定,公司法只规定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有限公司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股份有限公司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

例如,甲、乙和丙共出资人民币200万元成立某有限公司,甲实缴出资人民币100万元,乙实缴出资人民币70万元,丙实缴出资30万元,甲、乙和丙分别享有公司50%、35%、15%的股权。现公司因经营需要,决定减资人民币100万元。

如果多数决限制股东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减少出资,甲和乙完全可以通过多数决的形式限制丙减资,如果甲减资人民币60万元,乙减资人民币40万元,丙被剥夺减资的权利。减资后的股权结构为甲出资人民币40万元,乙出资人民币30万元,丙出资人民币30万元,甲、乙和丙分别享有公司40%、30%、30%的股权。实际上就在丙不同意的情况下,改变了公司股权结构,增加了丙在公司承担的义务。违反了合同法规定的平等自愿和公平交易原则。

同公司增资的原理,公司定向减资,也必须经过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多数决不能限制股东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减少出资。

表决权是股东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核心权利。对股东表决权的限制,实质上剥夺了股东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权利。

对于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

对于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所持每一股份有一表决权。

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有限责任公司是可以通过公司章程约定不按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通过多数决的形式限制股东按照实际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

2019年9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关于公司纠纷案件的审理第7条规定,股东认缴的出资未届履行期限,对未缴纳部分的出资是否享有以及如何行使表决权等问题,应当根据公司章程来确定。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应当按照认缴出资的比例确定。如果股东(大)会作出不按认缴出资比例而按实际出资比例或者其他标准确定表决权的决议,股东请求确认决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该决议是否符合修改公司章程所要求的表决程序,即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符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反之,则依法予以支持。

对于是否可以通过多数决限制股东按实际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第二庭编著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理解与适用》第132页表述是:“如股东会决议不是按照实际出资比例,而是决议给某一股东比实际出资比例更少的表决权,那么该决议是无效的,因为该决议违反了公司法关于股权平等的规定,除非在章程中事先有明确规定,否则这种限制属于违反法律的效力性强制规定,因而不能得到裁判的认可。”

所以,股东按实际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除非公司章程事先有明确规定,是不能通过多数决的形式限制的。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公司财产在分别支付清算费用、职工的工资、社会保险费用和法定补偿金,缴纳所欠税款,清偿公司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有限责任公司按照股东的出资比例分配,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东所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

(七)多数决不能强制股东认可公司任意不分配利润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以及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

《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根据以上规定,可以看出,多数决可以决定不分配利润,可以决定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可以决定通过修改章程使公司程序,但这些决定不能强制股东认可。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

《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为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根据以上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不能简单按照多数决的形式决定,表决时,需要把需要提供担保的股东或者受需要担保的实际控制人所支配的股东派出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