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者平等就业权纠纷首案即将二审 此前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2020-06-01 21:26上一篇:河南法院:为防疫大局贡献司法力量 |下一篇: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律师做了这些新尝试

小马(化名)是一名跨性别者,2018年10月,她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后,如愿拿到变更的女性身份证。然而,2019年2月,小马所在的公司以其迟到早退,严重违反公司制度为由与她解除了劳动合同。虽然经过劳动仲裁,小马获得了2.5个月工资的赔偿。但她仍然认为,公司的行为是基于跨性别身份的性别歧视,损害了她的平等就业权。

2019年8月,小马在律师帮助下提起平等就业权诉讼,要求公司赔偿1万元精神抚慰金并公开道歉。 该案是2018年12月最高法发布“平等就业权纠纷”案由以来,第一起以该案由立案的跨性别平等就业权纠纷,于去年12月3日在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浦沿法庭开庭审理,今年1月,一审法院驳回了小马的诉讼请求。小马随后提起上诉,紫牛新闻记者获悉,该案二审将于5月28日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杭州30岁出头的小马是一名跨性别者,2018年10月份在泰国进行了性别重置手术,从“他”变成了“她”。此前3年,她在杭州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上班。手术成功,经过两个月的休息后,小马重返公司上班,继续工作了一个月不到,2019年1月底,公司以小马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了与其的劳动关系。

虽然公司解除合同后,小马经过劳动仲裁获得了2.5个月的工资,但她仍然认为自己之所以被辞退,还是基于自己跨性别者的身份,于是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公开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原告小马的律师王永梅告诉记者,之前劳动者遭受到了就业歧视,只能以一般人格权为案由立案。在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增加了“平等就业权纠纷”的案由,小马的案件在这一案由下立案,成为目前国内跨性别者平等就业权纠纷第一案。

被告公司在法庭上表示,他们没有跨性别歧视,公司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系合法解除,且该劳动仲裁已经杭州市高新开发区(滨江)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调解书结案,双方达成调解且公司已经付清相应款项,双方无其他劳动争议纠纷。

此外,被告公司还诉称,公司内部经营出现问题,需要精简人员,首当其冲就是对存在过错的员工作劝退处理以减少用人成本。小马存在不同程度的迟到,原则上根据公司规章制度解除权行使条件已经成就,至于何时行使系公司自行决定。

而小马则认为,公司与其解除合同完全是基于自己的性别转换,这种基于性别的差别对待损害了自己的公平就业权和劳动权。

她承认自己确实存在迟到的情况,但其他的员工也存在多次迟到的情况,公司却没有与他们解除劳动关系,采取了不合理的差别对待。另外,小马及其代理律师还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录音。这份录音是其公司人事部门的职工与小马的一段谈话。小马的工作需要和剧组以及艺人接触,谈话中,人事部门职工提到,小马在接受性别重置手术后,不方便跟男艺人、也不方便跟女艺人。还认为原告性别重置手术后,需要休息,不能胜任跟剧组的工作。

开完庭后,小马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提起此次诉讼,想要获得经济赔偿并不是主要原因,她更希望跨性别者能够有更大的认可度,“首先我是一个普通劳动者、普通女性,其次才是我的跨性别身份,我不希望有特权,只希望社会能把我当一个普通人。”

2020年1月,该案一审宣判,法院审理后认为公司并未侵害小马的平等就业权,驳回了原告小马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公司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有正当理由,因为小马存在多次上班迟到行为,公司依据其规章制度,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决定,客观上应认定为有正当理由,公司衣服可以行使劳动合同解除权。

另外,小马提出的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真实原因是其跨性别身份,依据尚嫌不足。小马曾提出,其他员工也存在迟到行为,公司在解除劳动关系时作了不合理的差别对待。法院根据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该公司之前也曾因另一名员工迟到违纪与其解除了劳动关系,更为关键的是,平等就业权保护的法益应当是劳动者的合法就业权利,但并非要求在劳动者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均必须作相同处理。基于用人单位的用工自主权,在解除劳动合同条件成就的情形下,用人单位有权自主决定与谁解除劳动合同或不解除合同。

一审法院觉得公司不但不存在性别歧视现象,还对多元性别人群较为包容和友善,在小马入职后,无论在言语、行为上均予以尊重和包容,也未在工资、福利待遇等方面实施差别对待。法院总结说,对侵权行为的认定,应建立在坚实的证据基础上,小马的就业权和诉讼权利,除了法律为实现实质平等而作出的特殊规定外,既不因性别重置而减少,也不会因此而增加,不能因为小马的性别认同与一般人不同或因其主观敏感因素,而减轻其举证义务或降低证明标准,否则,过犹不及,用人单位将因为潜在的法律风险而对此类群体人员的录用踌躇不前,从而从长远上损害原告及相关群体的就业权利。

一审判决后,小马对法院的判决不服,随即提起上诉。记者了解到,该案二审将于5月28日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小马表示,对一审判决表示失望。“看到一审结果,第一反应还是失望,毕竟公司的区别对待还是挺明显的。”小马对判决结果感到沮丧,她告诉记者,更担心的是一审判决中的表述和态度会给跨性别社群原本就艰难的就业处境带来更多的困难。

在律师、社群伙伴的鼓励下,小马决定放下一审不利结果带来的负面情绪,继续上诉:“既然选择了诉讼这条路,就还是希望再试一下,毕竟我们有上诉的权利。”

对于一审判决,小马的代理律师王永梅指出,该判决遵循的仍然是劳动争议的审理思路,而忽视了“平等就业权纠纷”的案由,她说:“只要公司能找到一个‘正当理由’解雇小马,那么即使存在不合理的区别对待,也认定公司并未侵犯小马的平等就业权。这样的判决其实要的是一个‘完美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