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邦智能拟A股IPO,实控人一家掏空四年利润,680万官司缠身

2020-06-12 14:18上一篇:律师摆地摊,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体验? |下一篇:「故事」漳州长泰:古稀党员有善心,司法救助暖人心(939)

日前,资本邦获悉,深圳市振邦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邦智能”)拟A股IPO,公司公开发行新股及公司股东公开发售股份总数合计不超过2,740万股,其中公司股东公开发售股份不超过900万股且不超过自愿设定12个月及以上限售期的投资者获得配售股份的数量。

据悉,振邦智能系行业内知名的高端智能控制器、变频驱动器、数字电源以及智能物联模块供应商,产品主要用于终端设备中的电能变换、控制及应用。依托电力电子及相关控制技术平台,公司研制的产品广泛应用于家用及商用电器、汽车电子、电动工具、智能装备等下游行业,并不断在新领域渗透和拓展。

凭借在技术创新、高端智能制造以及品质保障等方面竞争优势,公司为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专业、优质的产品研发、制造及服务。公司主要客户包括WIK(Nestle一级供应商)、TTI、SharkNinja、多美达、GMCC美芝、美的、美菱、扬子、奥马、远大、TCL德龙、Panasonic、Severin、格力晶弘等。

2017到2019年,振邦智能实现营业收入4.76亿、5.68亿、6.97亿元,实现净利润8,576.23万元、8,576.86万元、1.16亿元。

可以看出,振邦智能2017年增收不增利,2018年归母净利润几乎零增长,2019年又暴增逾30%,近三年业绩整体跌宕起伏。但振邦智能“十分敞亮”,分红毫不吝啬,招股书显示,2016-2019年,振邦智能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9000万元、2597.52万元、6165万元及9206.4万元,合计约3.7亿元,与同期净利润之和接近。

招股书显示,振邦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陈志杰、陈玮钰、唐娟,陈志杰与唐娟为夫妻关系,陈玮钰为陈志杰与唐娟之女。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陈志杰、陈玮钰、唐娟一家人直接或间接持有振邦智能8173万股,占发行前振邦智能总股份的99.43%。

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各期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1.21%和26.15%、27.94%,呈持续下降趋势。

(1)结合产品定价机制、市场情况等价格影响因素分析报告期内单价变动原因,并结合相关产品生产流程下主要原材料的单耗量及单耗额变化、原材料价格变动、主要原材料占比及其他相关因素分析单位成本变动原因,并结合以上两个方面量化分析各产品报告期内大型家用及商用电器电控产品、小型家电电控产品、汽车电子电控产品和电动工具电控产品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未来是否会进一步下滑及对公司的影响;

(2)结合相关因素,对主要产品分别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关产品进行毛利率对比分析,并结合产品、销售模式等相关因素的具体差异进一步详细分析公司主要产品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同类产品毛利率差异的原因;

(3)结合公司与同行业的差异情况,分析披露公司毛利率波动趋势与同行业公司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4)补充分析毛利率的计算依据和合规性,收入与相关成本费用归集是否符合配比原则,营业成本和期间费用各构成项目的划分是否合理。

资本邦了解到,2018年12月22日,深圳市日科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日科”)将振邦智能作为被告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振邦智能支付深圳日科货款684.76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8.32万元,判令振邦智能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019年1月31日,振邦智能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反诉。2019年7月9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确认深圳日科与振邦智能之间的买卖合同于2019年1月31起解除,振邦智能应在判决生效日起10日内支付深圳日科货款286.78万元;深圳日科应在判决生效日起10日内支付公司60万元;深圳日科应在判决生效日起10日内至振邦智能取回价值397.99万元的货物。

2019年7月31日,深圳日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案件仍在二审审理过程中,尚未判决。

申报材料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之间差异较多。对此证监会也曾经提出:(1)详细说明主要差异的情况、产生原因、相关调整是否符合会计准则规定,财务报表项目比较数据变动幅度达30%以上的情况及原因是否已恰当披露;(2)说明公司与财务报告相关的内控制度设计和执行是否有效,相关财务人员及负责人是否具备胜任能力。

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