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在疫情期写封城日记的作者:希望开城要雇佣人,要打官司追责

2020-06-23 02:28上一篇:王振华案:你我可以说“不”,律师不能说“不” |下一篇:杭州地区专业的离婚财产分配律师请查看

2020年3月,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到了新时期的后, 在武汉封城期间写《封城日记》的作者——作家方方,又有了新的态度。她表示希望手裂了,希望开城让外地人回武汉,自己要雇佣人,还要打官司向批驳她文章的人追责。《封城日记》被普遍认为是比较消极的作品,本文暂且不讨论《封城日记》的真实性、对社会消极影响,仅仅对写封城日记作家方方来说,需要有一句典型的话,如果“拿着自由当榜样”,那么:

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初步成功、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在武汉市的女作家方方虽然不写《封城日记》了,但依然没有积极的举措,而把精力用于“打场官司”。

下一步,该来轮到外地人回武汉市了吧……于我个人而言,无论是阿姨或是钟点工,我已经太需要她们赶紧回来了……两个月,家里的老狗,已经又脏又臭,它的皮肤病,也已复发……我自己的手烂了,有裂口,不敢给它洗

简单来说,手裂了不能干活,希望让外地人回武汉,她需要雇佣人来干活,当然这是个人自己的事情,也是可以的。

女作家方方真正的观点是:有一个叫齐建华的人,写了一篇文章《一部恶意满满的封城日记》,因此她将其指责为造谣、构陷,准备打官司。

下面是女作家方方《封城日记》被别人定位谣言的新闻,这是一个关于“躺在殡仪馆的满地手机”的新闻。

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传播消极思想,传播恐惧;有一些内容是谣言,已经被其他媒体指正;在疫情初期,配合一些西方的“中国崩溃论”本文要讨论问题是:女作家方方其实只想自己有评论社会的自由,而不给别人反驳她的自由。

当一些人高举着、标榜着“”西方式的自由”的时候,其实本身并不是自由的思想,而是双重的标准,只有我有说消息思想的自由,别人没有反驳我的自由——你反驳我,我就告你。

因此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武汉市的生产也未完全恢复,但是在女作家方方的眼中,打官司就已经成了第一优先级。

对于女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记》,一些网友也给了一些反驳(仅仅引用,不代表本文作者观点)

我们也一样在家宅了两个月,全国人民都这样。作者不要觉得你特委屈似的,看你的文章确实感觉你特消极,你生活中就只有阴暗的一面吗?你把这一面放大了很多倍,这对武汉、湖北乃至全国待在家里的人的心态很不利。

方大作家,你也就是个耍耍嘴皮子摇点笔竿子的人而已罢了,实际生活中你就是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整天抱怨社会抱怨别人的一个耍泼妇人。以你灰暗的心理与你的一己私利来看待阳光看待社会。好像整个社会整个人类都对不起你似的。劝你有空反思一下自己,你对社会你对人民作出什么贡献?别太阴暗了,看前不好,望后不行。你的阴暗心该拿出晒晒了,免得发霉发臭了!

武汉加油,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取得了比较大的成果,目前主要面临的问题是防范输入型的患者,恢复生产,恢复经济建设。

对于《封城日记》的作者方方来说,她的一些日记已经被定为“谣言”,但这可能仅仅是她个人的认知问题,并不属于传谣。

作者方方作者常常引用“西方的自由标准”,但是他们往往忘了一个事情,你有传播消极的自由,别人有反驳你的自由。他们所想的其实是一种类似田园女权的言论霸权主义:只许我说,不许你反驳我,反驳我就要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