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法律人的6年,一个微信公众号的2191次推送

2020-06-24 04:33上一篇:杭州地区专业的离婚财产分配律师请查看 |下一篇:吐蕃法律规定杀人不用偿命,赔钱就行了?只因嫌弃偿命太麻烦

2020年6月15日,是微信公众号“法律学堂”的第2191次推送,这也是一个法律人6年“每日一文”的坚守。

让我们把时光回溯到6年前的2014年,那年的6月15日,“法律学堂”公众号在经过几天紧张筹备后正式推送和运营。第一个粉丝自然是运营者本人,其后是被百般哀求才不情愿订阅而且现在还动不动以取关相威胁的王太太,再后“坑”的是家人和周边的朋友。这很有点像传销的样子。后来被带进“坑”里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就是现在的23456名订户。

在这个日子,向所有的订户表示感谢,因为“没有君子不养艺人”,没有订户就没有写作的必要,尽管文章打开率保持在5%左右,但这有什么有关系呢?就像人家订报纸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还能管人家看不看?感谢每一个还没有取关的订户,因为这是一种支持:更要感谢那些已经取关的订户,是你们的用脚投票让我知道订户喜欢什么样的文章,我应该怎样写作才能赢得订户的青睐。也欢迎那些还没有关注的订户,因为“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大家点什么我就写什么,这就是客户思维、顾客导向。

从决定开通这个公众号开始,就决定按“每日一文”的频率推送,特别是从2018年3月开始,基本上固定在零点准时、自动推送,形成了固定的读者群和阅读习惯,感谢那些深夜不眠等待更新、推送的朋友们。这让我总是担忧,你的文章有值得深夜阅读的价值吗?你的文章质量会不会引的人家破口大骂,甚至影响人家睡眠?但愿不会,但我不敢保证啊。

这是一个法律人的写作,法律是这个公号的主题词。其实,现在的法律体裁确实既不叫好又不叫座。因为写深了作者自己也不会,再说也没有人看;写浅了大家更不会看,因为这是个人人忙碌的时代。于是,紧扣当下的社会热点,从写作者个人的视野和角度来透视法治现象、表达自己的观点,就不能不成为公号的主要内容。对此有弹有赞,赞的人我引为同道,弹的人我视为关爱,因为如果不是看得起你,人这才没有功夫给你留言。批评也是关心,也是支持,这是我改进的动力。

这是一个个人运营的公众号。或许是诚心感动读者,许多读者朋友对动辄只有成百不过千的点击量非常着急,经常有一些好的建议,但我都笑纳而坚决不改。因为从来没有想过做流量号,至于10W+也不是我考虑的。因为你看到的是那些热文的流量,我看到的是做公号的责任。这6年中,也有部分文章因MG被和谐,我相信那一定是后台管理者的误操作,因为我不过是在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便观点不正确,也绝对不会违反法律的。因为我们学法律的人,首先要尊重宪法,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法律的捍卫者、践行者。当然,这么多的公号,那么多的文章,难免有时“误伤无辜”,从当年的异常气愤到现在的心平气和,这就是6年的修为。还要感谢那些打赏者,因为疫情现在大家都揾食艰难,都生活大不易,于是我尽量回报诸位以拙作,反正也卖不出去,也算是推销陈货吧。

这是一个老男人的私人号。于是在周末,我喜欢推送一些家庭生活、诗歌、文学的小文章,因为我们的生活不只有眼前的法律,而且有诗和远方。这些文章自然没有多大价值,但它是一个老男人日常生活的纪录。特别是如果多年连起来看,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如我从2005年起,每年都对自己的年度进行个总结,这就是我的2005——2018系列,现在回过头来看还有点感动。因为这场疫情尚未结束,“我的2019”仍然没有推出。日常生活中我的喜怒哀乐,我的愉悦与忧伤,我把它形成文字,不只是为了取悦别人,更多是为了给自己的生活存档。

2014年6月15日我开始写下第一篇文章,进行第一次推送时,给自己的目标是要至少坚持一年。寒暑易节,365次日出日落,我坚持了下来,于是就是一年又一年。期间有过写作的疲惫,也有时缕缕的倦怠,更有过好心的规劝,“何必写这些惹事的东西呢?”不是没有想过放弃,但一个快50岁、几乎没有任何爱好的男人,如果没有点精神寄托,会不会太空虚?于是,我就坚守下来。现在许多人见我,就恭维说“不容易,每天一篇坚持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奔五的人了,竟然就只有这么点一人生成就,于是也就欣然接受了。

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不知道风的方向,也不知道能继续坚持多久,但只要能够坚持多久就做多久。

祝福“法律学堂”,这个小小的公号,这个老法律人的精神家园。期待着每一个凌晨的到来,期待着与广大读者的每一次见面,期待着法治的美好前景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