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没有两把刷子,也不敢接这硬活——打赢了声名远扬,打输了,把谭明明的酒精脑袋给辩护到法场火葬场了。在业界就难熬了!

谭家有钱,请的这个河南旺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忠齐。搜了一下他的情况,网络上实锤资料不多。看来已经不靠广告聚财了。

代理费价格有地区差,永城市县级市,律师代理费不会太高,但是谭明明这个该死的不想死,家里又是“钱多人傻”的极品——谭明明啃老23年,这一次啃老,赔别人的钱多,代理费也不好意思太低了。

王律师的事务所在永城市,本地律师服水土,可以整合事务所的资源,为当事人服务。这一点,是重中之重。

2008年底,重庆市正忙着搞“唱红打黑”运动。2009年6月,重庆民营企业家龚刚模涉歉“重庆爱丁堡枪杀案”,家属到北京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庄——2007年获首届中国百强律师第二。委托李庄龚刚模辩护。12月3日,案子有了眉目。

律师法庭上说话还能笑出来,看人没有警觉性,说明道行还浅。有十年历练,基本上都能在法庭上面无表情,目光阴狠。

修炼到王律师这满脸面瘫的怂样,让人看不出你的心理活动,庭审注意倾听,抓住要害猛发力——这才是老讼棍!

谭明明案里面有巨额民事赔偿,案情有点小复杂,所以代理费也得费一些小嘴舌。通俗一点,一般是三个节奏:”小目标”“中期目标”“万一能”,代理费递进。

然后是民事诉讼赔偿,王律师是个多面手,这么一大块子肉,自然要下酒慢慢干闷的。其他的豺狼虎豹,看着闻闻味,咽一口吐沫,忙其他去吧。

谭家是生意人,自然会正儿八经地和王忠齐签个协议的,按照多劳多得的原则,这奖金不会少!

这个民事诉讼赔偿,一般是定个标准,然后按节省下的比例拿钱。因为此案涉及金额可能上千万,所以,代理费也非同小可。

代理刑事案的律师,看着怪热闹,比收入,和搞经济案的律师差得不是一般的小。许多企业自己养律师或者出钱请法律顾问,平常开工资白拿钱,真有了经济纠纷,就派上了用场。不然,经济案中巨额的代理费,让企业家都觉得,自己是给律师打工的!——在钱上,企业家没有傻的。

有人说,王忠齐会不会是谭家企业的法律顾问?有可能,不过,企业的法律顾问,不会管你的家务私事。谭明明醉驾,企业不敢认领这个员工,就算私事了,你得额外拿钱!

你看王忠齐在法庭上,带着徒子徒孙,粉墨登场,5个人在被告辩护席上,一字摆开——这钱能少拿吗?

在刑事诉讼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辩护权是最基本、核心的权利,并受到法律保护。律师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利益,是职业本分。

谭明明案是公诉案件,辩护律师要左手对付检察院,右手对付法院;左脚和被害人的律师们对踢,右脚还得预防同案犯咬蛋!——哪一个好对付!

谭明明和同案犯,本来就是3个没心没肺的猪队友,现在酒虽然不喝了,放大招的潜质犹存。不小心的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