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援助律师在防控期间 帮助残疾人拿到拖欠工资

2020-05-03 10:56上一篇:律师解读李国庆“夺章”:股东会决议恐无法律效力 |下一篇:生态环境部:一年修改生态环境法律法规20余部

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的王利师傅是一个四级伤残等级的残疾人,去年 12月30日上午,他带着单位为他出具的一张欠条来到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寻求帮助。他一进门便含着眼泪说道:“同志!你们帮帮我吧!眼瞅着要过年了,单位还欠我一万多元工资。单位距我家130多公里,乘坐公交车得半天时间才能到,所以没有律师愿意帮助我代理这么一个小官司,没办法,只有求助政府帮忙了。”,值班人员王一立刻接待了他,还给他搬来一个椅子让他坐下慢慢说。王一通过询问了解到,王利是大连市普兰店区某工厂工人,单位效益不好,工资拖欠了他13693元,还给他打了欠条。由于路途遥远,而且路况也不好,所以没有律师愿接这样的小案子。值班人员拨通了单位经理的电话,把王利师傅的情况跟单位进行了沟通。单位经理称,单位效益不好,所以给王利打了欠条,等春节后单位恢复经营有钱了,就会给付他。

考虑到王利是一名残疾人,而要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就得到普兰店区莲山法庭去立案,这个地方距大连市中心有130公里远,而且没有高速公路,开车大约需要2个多小时,安排法律援助律师代理确实无法启口。工作人员王一便给大连好人、全国法律援助先进个人王金海律师打电话,把这情况向王金海律师介绍了,令王一没有想到的是,王金海律师爽快地答应了。王利听说有律师不怕路远愿意帮助自己打官司,也非常高兴。

今年1月份,普兰店区莲山法庭受理了王利师傅的起诉,并向某工厂发去了开庭传票,安排2月12日开庭,没想到某工厂停业,单位无人,传票没有送达到。更令王利没有想到的是,春节后又遇到疫情,法庭工作人员参与社区联防联控,主审法官还要到卡点值勤。王利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说,自己的事是小事,国家防疫是大事,便多次给法律援助律师王金海打电话,告诉他不要催法官,别给法院添麻烦。

主审法官姜茂坤却并没有停止案件的推进,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某工厂的负责人宁某,将王利的情况跟宁某讲了,宁某称,春节后遇到疫情,单位的经营就更难了。当听说王利是法律援助,援助律师还是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安排的,宁某非常感动,表示自己借钱先替工厂把拖欠王利的工资给垫付了。

宁某说,工厂去年效益不好,确实欠了不少工人的钱,还给他们打了欠条,实再是无奈之举。但看到主审法官姜茂坤在疫情期间经多方打听亲自找到自己,而且王利的代理律师也是法律援助,不收王利一分钱,自己非常感动。毕竟王利是自己的职工,而且还是个残疾人,尽管受疫情影响,工厂经营遇到困难,但这钱不能瞎,否则对不起法律援助,对不起认真负责的法官。

今年4月17日,某工厂负责人宁某通过自己银行卡,将拖欠王利的工资打到王利的工资卡中。法律援助律师代表残疾人王利申请撤回对某工厂的起诉,普兰店区莲山法庭作出(2020)辽0214民初1984号《民事裁定书》,同意王利的撤诉申请。

大连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主任韩凌说:残疾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更需要社会关心关爱,通过法律援助维护残疾人的合法权益,让他们能够切实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维护好自身的合法权益,是法律援助工作的重中之重。尽管这个法律援助案件标的小、路途远,还受到疫情影响,但驻场公益律师并没有嫌弃,在普兰店区莲山法庭法官姜茂坤的努力调解下,不仅解决了残疾人的实际困难,为他们讨回了工资,也让广大残疾人知道有法律援助这个途径可以为他们提供无偿法律服务,用法律援助为残疾人撑起保护伞,用公共法律服务为残疾人筑起爱心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