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法学女博士疑遭骗婚,男方也掌握精神控制法

2020-05-15 10:02上一篇:“法律”“银行”手牵手,帮助民企解烦忧 |下一篇:安徽芜湖63人收藏品诈骗案二审,106位辩护律师出庭

焦虑啃噬着陈优丽的慈母之心,无助中,陈优丽通过QQ群找到了一位同在英国进修的武大校友、中南医院博士沈军。

出面和医院的医生交流,带孩子检查,全程跑上跑下、跑前跑后,俨然把陈优丽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来做。直到第二天下午,安顿好陈优丽母子俩安稳就医后,才离开。

她给丈夫和丈夫的朋友们打了50多个电话,但没有人来。无奈的她,再次想到了那个在危机之际充当了丈夫和父亲角色的男人——沈军。

甚至在2月10日——2月17日这段时间里,陈优丽的丈夫赶来英国医院,依然是沈军照顾孩子居多。

俗套的故事梗概:自己有家室,有个4岁半的女儿,但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且出轨过一次,没有处理好,伤害了很多人,他这次会处理好的。

儿子是陈优丽的软肋,陈优丽看到的事实是,孩子亲生父亲在孩子病重入院时的不作为,另一边是周到细致的沈军。

孩子病情稳定后,沈军加大了对陈优丽的感情攻势,原本对丈夫深感不满的陈优丽与2019年3月20日向丈夫提出了离婚。

陈优丽此次前往英国的初衷是:在沈军的帮助下到圣玛丽医院,了解孩子更多病情,找出病因,让孩子早日恢复健康。

有备而来的张海苹,拿出手机录音,并写了一份“承诺书”,要求三个人一起签字,按手印。

内容是:自己再次出轨,为赔偿妻女,甘愿在上海为其买一套房。首付200万元与房贷每月费用、外加每月抚养费用,均由沈军和陈优丽提供。沈军上班后的奖金卡归张海苹所有。

并不止一次对陈优丽说:我需要你整个人被我征服,言语,行为,思想。做我的女人,哪怕是做我的奴隶都不为过。

这一切让陈优丽觉得对方是:以一个主人的姿态在驯服我。另一边又对对方说:我早就服输了。

情急之下,陈优丽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在22楼天台“以命相搏”12小时,才收到沈军转来的30万元。

另外63万元,在律师刘丽伟的法律援助下,获得沈军约定偿还承诺。但在约定日期4月29日,陈优丽带着儿子来到中南医院门口,却未等到沈军的身影。

儿子癫痫病的再次发作,陈优丽没有时间再等沈军赴约,带着孩子赶往医院,办理住院手续。

沈军与其妻子的一系列操作中,漏洞百出,只是深陷情感困境的当事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才越陷越深。

譬如在2月10日至2月17日,在陈优丽丈夫面前的主人翁姿态,故意作为比较明显,用行动占据男主人的位置,让陈优丽的丈夫在自责中误以为他和陈优丽之间不正常的男女关系。

陈优丽失了丈夫的信任和庇护,更如一叶孤舟飘零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沈军便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沈军在前面稍用精力便离间了陈优丽夫妻,使得陈优丽夫妻间之间龉龃越来越大,趁着陈优丽夫妻感情处于薄弱期,便开始向陈优丽表白心意。

在对自己有依赖、有心动的女士面前吐露自己的不幸婚姻,以获取同情和怜悯,此方法渣男屡试不爽,总是能达到事半功倍之效。

沈军向陈优丽透漏自己曾经的污点,表面自己曾出轨过一次,没有处理好,伤害了很多人。他说这次他会处理好的。

陷入爱情的女人是没脑子的,凭什么,他在旧的婚姻内出轨你能原谅他的渣,那么将来步入新的婚姻内,再次出轨也不能算做渣吧!

行动上:在前后两次帮助孤立无助的母子俩,顺利入住医院。并在医院里把陈优丽的孩子照顾得很妥帖。

语言上:保证自己比孩子得父亲更像亲生父亲,他会把陈优丽得儿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承诺回国后,依然不离不弃照顾他们母子俩。

陈优丽在沈军与其前妻婚姻存续期间,已经遭受被扇耳光的暴力行径,事后又有抱、性行为。

陈优丽曾经对三者的关系赶到困惑,对她与沈军的感情感到失望,却被沈军的妻子——张海苹给劝了回来。

如果,到了医院,立马担起父亲、丈夫的职责,把主人翁的意识拿出来,夫妻俩齐心协力把孩子照顾好,是不是就能把那个居心叵测的沈军给挤走了?

既然这个钱是给孩子的治疗费,陈优丽的前夫应该对该笔钱的去向有所监督,而不是放任不管。

陈优丽在面对紧张事件时,出现了应激障碍,被研究过抑郁症的沈军一眼望穿——此人可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