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装女孩之死引人注目,有383人死于此类运动:法律责任如何划定

2020-06-12 14:21上一篇:法甲官司:里昂要求改判重启 下赛季扩军到22支? |下一篇:自己打官司,要准备哪些材料?

2011年,美国的世界顶尖翼装飞行高手杰布·克里斯从2000米高空跳下,成功飞行穿越天门洞,成为世界首位穿越天门洞的翼装“飞人”。他的这一跳,将翼装飞行带入中国。

然而,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从1981年开始至2020年1月,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由此可见,翼装飞行是极其危险的。

5月18日上午,北京女大学生刘安在天门山一处密林内被发现,已无生命体征。了解她的情况后,人们无不叹息,翼装飞行不幸身亡的北京女大学生:24岁的精彩人生不可复制!

命丧天门山的,刘安不是第一个:2013年10月,三届翼装跳伞冠军、007替身、匈牙利选手维克多参加在天门山举办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试飞中不幸坠落。当他被找到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颅骨碎裂,全身粉碎性骨折。

在“翼装女大学生死亡”事件中是否涉及法律责任问题?对此,河南路德律师事务所郝浩律师说,如果景区尽到了安全保障和风险告知义务,则不承担责任,否则应承担相关责任。同理,拍摄公司也是如此。

“景区、拍摄公司和翼装飞行者的法律责任问题,取决于三者之间具体是什么样的法律关系。”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朱晓峰认为,若景区与拍摄公司和翼装飞行者之间并无其他特别合同约定等法律关系,那么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其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者对于景区内的游客等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如果没有尽到该安全保障义务,那么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对于拍摄公司而言,如果其和翼装飞行者之间签有翼装飞行表演的合同并支付报酬,对于表演者在表演活动中出现的人身伤害,拍摄公司应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承担与自己过错程度相适应的责任。

如果拍摄公司仅是表演活动的组织者,而没有与受害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那么亦负有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若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考虑到翼装飞行本身属于极限运动,具有高度风险,受害人作为一名资深的翼装飞行表演者,对于此种风险应有充分认识,对于飞行可能导致的损害亦有充分的预见能力,因此在现行法律体系下,可以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朱晓峰说。

针对极限运动中不断出现的悲剧,个人认为,在促进极限运动发展的同时,应当进一步加强管理。

首先,要加强对景区极限运动防护措施的监管,严格限制超出极限运动者的通常能力之外的活动;其次,提高极限运动者的法律和自我保护意识,慎重考虑极限运动项目;再者,极限运动相关公司要建立家属风险告知制度,落实相关保险条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