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古人强调法律的权威不容置疑。哪怕是国家君王犯法,也该与庶民一样受罚。

曹操曾大败袁术,却不得不回到中原,抗击刘表和张绣的联军。路经一片麦田,百姓见到曹操的军队一个个吓跑了。

这是曹操非常不乐意见到的情形,便下令三军不得有丝毫践踏麦田的行为,违令者斩。谁知话刚说完,马儿一阵嘶鸣,马蹄狠狠踩在庄稼上。

曹操脸色大变。法是他制定的,现在他又践踏了法律。依法践踏麦田着当斩,曹操当即拔剑欲要自刎。

我们知道,在秦朝因为赵高通晓刑罚,受始皇提拔赏识,任中车府令。并教导自己的小儿子审理判断诉讼案。

可以想象得到,依法当斩的罪,无非是逾礼,和以权谋私。这都是不忠和大逆不道的表现,如果留之后患无穷。

可是始皇一听是杀头的罪,便赦免赵高,不顾秦国刑法。俨然是政治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表现。

一个组织和谐团结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出现难以化解的死仇,可想而知秦朝的内部正演化着一场水与火的政治较量。

始皇死后,本欲立长子扶苏继位,但扶苏素来亲近蒙恬。赵高害怕,发动了历史上著名的沙丘之变。

因为秦二世愚昧,一直被赵高控制。赵高为了扩大自己的权势,结党营私,使征疫更加繁重,行政更加残暴。

当初,赵高犯下大罪时,已是祸根浮现。如果没有秦始皇政治权力的干预,也就没有之后的沙丘之变,更没有扶苏和蒙氏兄弟的死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