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的人,都有平等参与制定法律的权利,否则法律就会成为某个人或某个集团压迫其他人,或者说让其他人失去自由的工具。

其次,每个人都平等地受法律保护和强制,法律平等不是纯粹为了满足人们公平正义的心理需求,更根本的原因是,只有公平公正才能保证自由市场的生产力不受破坏。不公平的法律处理不仅对于当事人的人身与财产带来一定损失,或者说是对犯罪行为的放纵和鼓励,而且是从根本上破坏了自由市场的基础。

如果财产不受法律平等保护,生产的成果无法为自己带来满足,那么一则人们就会倾向于及时享乐,而不会积极地储蓄,以投入生产,再则还会侵占他人的财产,使社会陷入无尽的混乱;如果不能自由地进入某些行业,既存生产者就事实上拥有了法律之外的权利,这个行业就会形成特权和垄断,从而降低整体的社会生产力。自由市场的生产力,只有在自由市场的法律真正符合自由市场的原则时,才能得到真正的体现和发展。

自由市场的生产力必须以财产权的保证为根本前提,尤其是法律本身不能侵犯财产权。言论、新闻、出版以及宗教信仰的自由等,在私有财产权的范畴之内,法律应该予以充分的自由。自由市场的根基就是基于财产权的充分自由,无论是法律规定本身,还是实际的执法过程,只要侵犯了私人的财产权,那就背离了建立资本主义社会的分工合作方式的初衷,资本主义社会就会变质。法律规定或实际执法中对于财产权的侵犯越多,资本主义的变质和遭破坏的程度就越高,人们的自由就被限制和损害越多,其结果便是,人们的物质福利将因此普遍地损失越多。

资本主义在根本上是保护每个人的人身自由和相应的财产支配权的分工合作制度,但这并不意味着资本主义的生产是为资本家自己生产,恰恰相反,资本主义的生产是社会化的生产,广大的普通大众是资本主义生产的服务对象,或者说,普通消费者通过买还是不买,从而选择了某些更有能力的资本家和企业家为社会而生产。

相同条件下,在最优报酬律所决定的范围内,大规模生产总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在市场竞争中胜出,这将导致一个被形形色色的反资本主义者重点攻击的现象,即大规模生产将成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典型特征,社会的生产资料总是掌握在极少数的能力出众的资本家和企业家手里。表面上看,极少数人可以支配的“财富”将远远超过其他普通大众,“垄断”、“资本大鳄”、“金融寡头”和“财富严重不平等”将成为资本主义的固有现象,尽管这实质上只是消费者选择的结果以及消费者能够获得更大利益的唯一的和最好的方式。

生产是为了消费,先有生产,后有消费。大多数人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只有生产超过消费,才能增加储蓄和增加用于生产的资本。资本积累是生产力能够提高的根本原因,这正是资本主义的精髓所在。

劳动是一种原始的生产要素,劳动的生产力取决于资本积累的多寡。相同条件下,社会资本越多,平均的劳动生产力就越高。通俗地讲,相同条件下,“富人越富”,劳动的收入就越高,“穷人也越富”。

在自由市场的分工合作中,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所有人都将获得更大的利益,所有人同时更加富裕。资本主义的贫富差距并不是因为富人对于穷人的剥削造成的,资本主义不是零和游戏,自由市场中的所有人的利益是和谐一致的。每个人的财富的多少的确取决于他对于市场的贡献的大小,但是在相同条件下,每个人的财富都将远远高于其它的分工合作方式。

有人说,奴隶主在自由市场中可能会一贫如洗,这样看来,奴隶社会对于他来说是更好的分工合作方式,这有一定道理。在自由市场中,奴隶主显然再也无法随意支配社会财产和奴隶,完全失去这种权力的确是奴隶主的损失,但这并不意味着奴隶主的生活水平会比自由市场中的普通人更高。如果没有资本主义的建立和发展,医疗水平必然非常落后,一场天花可能就会让奴隶主失去生命。如今大部分普通人可以随意乘坐飞机环游地球,奴隶主通过奴隶社会的生产方式,是万万不能想象和实现的。

资本主义的生产力的极大提高,所带来的物质福利,已经让普通人的生活水平远远超过过去的奴隶主。在现代世界,如果存在某个实行奴隶社会的经济共同体,其奴隶主当然可以享受到其它实行资本主义的经济共同体的经济成果,但这丝毫改变不了奴隶社会生产力必然低下的事实。另外一方面,如果大多数人都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就奴隶主的利益,那么经济学对此并不能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通过自由市场的利润机制,资本主义生产在它可以达到的范围,总是向生产成本最低的地方转移,并且总是掌握在能够将生产成本控制在最低水平的企业家手里。劳动人口则总是向生产力最高的地方转移。资本主义思想和任何类型的集体主义思想格格不入,资本主义思想是将整个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经济共同体的思想,资本主义经济是自由贸易的和平的全球经济,战争是完全无益的手段。如果所有经济共同体都选择完全的自由市场制度,那么,大多数人将逐渐聚集生活在生产力更高的少数城市和地区,同时,地球上的大多数地区,都将因为生产力低下,最终荒无人烟。

自由市场是一个趋向于均衡的过程,即每种生产总是趋向于达到供求平衡,每种生产的收益总是趋于一致。当然,由于决定均衡的市场条件一再发生变化,因此自由市场永远不可能真正达到均衡。

自由市场趋于均衡的特征,决定了完全的自由市场不可能存在商业周期。虚假繁荣和经济萧条明显交替的商业周期与均衡是不相容的,商业周期是干预主义的产物。通货膨胀和信用扩张一则是为了扩大财政支出的而不得不实施的政策,经济萧条是这种政策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为了“挽救”经济的正常调整,进一步通货膨胀和信用扩张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于是便形成了恶性循环的商业周期。只有货币的最终崩溃才会暂时停止这种政策,然而,如果不彻底改变货币制度,在经济崩溃之后,再发行新的不兑换法币,就将永远陷入商业周期的泥潭而无法自拔。

资本主义的生产力,从来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发展,这是由于人们试图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外,寻找第三条道路—干预主义的不幸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