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起民事诉讼审视不可抗辩条款,最终法院给与教科书式判决!

2020-07-16 00:50上一篇:婚姻家庭编:推动婚姻家庭关系更加平等和谐 |下一篇:法治面|“一裁终局”缺乏救济渠道?律师致信全国人大建议修改仲裁法

比如食品安全、比如山寨货、比如汽车保养等等。该花的钱我们消费者一分没少你的,为!什!么!你商家要欺骗我们呢?!

今儿不讨论这个社会问题,我就想说说大家一直都模棱两可的“两年不可抗辩条款”问题。

所谓的“两年不可抗辩条款”是人为的俗称,在《保险法》中是没有以这个为标题的条款的。

前款规定的合同解除权,自保险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过三十日不行使而消灭。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过二年的,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发生保险事故的,保险人应当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接下来我们一起看看我摘录的三起有关“不如实告知”而引起理赔纠纷的法院诉讼案例,看看实际当中,这条法律是如何被运用的。

2012年12月,宋xx经医院确诊患有慢性肾功衰、尿毒症期、高钾血症,且一直透析治疗。2013年2月22日,宋xx与中国人寿签订《国寿康宁终身重大疾病保险》合同时,向业务员王x如实告知病情,但未在保单上如实告知病情。宋xx称,其在投保时询问过是否需要体检,业务员王x说不用。宋xx称,业务员王x告知其只要在两年内不报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就不能解除合同,就可以得到理赔。2015年6月8日,宋xx向保险公司发起理赔申请,被保险公司拒绝赔付。

支持保险公司拒赔并不退还保费的决定。原因是:宋xx明知已患肾病却未如实告知,且等到两年后再申请理赔,既违反诚实告知义务,又不符合理赔常理。宋xx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业务员王x的“误导”行为,申诉理由不予成立。这个案件中反映出,投保人很可能是受到了业务员的严重误导的。

但因为缺乏误导销售证据,且投保人已经患有重疾在身,已经不再符合保险赔偿的规则,同时也不符合常人的理赔情理(出险后等到2年)。

因此大家在线下购买保险时也要注意这一点,销售人员对你说了什么,让你怀疑可能有误导行为的,要注意搜集并保存证据。

2009年10月10日,梁xx被诊断出左侧甲状腺乳头状癌并住院治疗。2012年9月28日,梁xx与太平人寿签订保险合同,且未如实告知既往病情。2014年4月4日,梁xx再次被诊断为左侧甲状腺乳头状癌,此时距合同成立满二年还有五个多月。2015年10月后(满两年),梁xx才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申请,被保险公司拒赔。

支持保险公司拒绝赔付保险金的决定。原因是:梁xx投保前就已经发生保险事故,与《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相违背。第二次被诊断确诊后,故意拖延不理赔报案,有明显的主观恶意,此时不应机械的固守两年期限限定。同样,本案中的梁xx也是投保前就已经罹患了重疾,并且拖着到保单生效后2年进行理赔,因此法院对于这种恶意行为,是不予支持的。

2012年6月27日,丁xx被检查出“甲状腺右叶低回声结节0.8×0.8cm”。2013年2月25日,丁xx与阳光人寿签订保险合同时,未如实告知既往体检异常情况,且未告知过往已在其它保险公司投保金额达175万元(以上两项健告中均有询问)。2013年7月1日,丁xx被诊断出患有“甲状腺癌”并做切除手术。出院后,丁xx向阳光人寿提出理赔申请,被保险公司拒赔。一审法院判定,支持保险公司拒赔并不退还保费决定。丁xx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丁xx违反最大诚信原则,其行为足以影响保险公司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因此维持原判。丁xx不服提出上诉。

保险公司败诉,并支付保险赔偿金。原因是:第一,专业病理学角度,绝大部分的甲状腺结节并无临床症状,不被医生视为疾病;而非医学专业的普通老百姓更不能依据“低回声结节0.8×0.8cm”和自己的知识结构、生活经验就明知自己患有甲状腺疾病第二,保险公司对于健告中“甲状腺疾病”属于笼统性疾病告知单,没有明确说明具体病种,未能界定清晰,阳光保险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第三,保险公司不应当利用投保人的告知义务而免除自身“健康体检“的责任,片面加重了投保人的义务,将射幸合同的风险转移至投保人处,违背保险公司运营的经营理念。第四,法律未对投保人投保多家保险额度做出禁止性规定,且该项并不能成为影响承保及保险费率的重要事项,故丁xx在多家保险公司投保不能作为保险公司拒赔的理由。第五,阳光保险公司自知道丁xx未如实告知后超过30日未行使合同解除权,即便判断丁xx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保险公司也应当给予赔付。这份案件非常的长,并且涉及的内容也比较复杂。

丁xx投保之前体检查出有甲状腺结节,但投保时未如实告知,后罹患甲状腺癌,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被拒赔的故事。一审和二审都给出了支持保险公司拒赔的决定,原因就是因为投保人违反了最大诚信原则。但终审法院列举的理由却推翻了之前的判定结果,最终判定让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

这也是我看的众多案件中非常独特的一个审判结果,虽然最后的结论是赔付了,但前面的一审和二审情况我们依然不能忽略,这一番折腾,谁能确定法院就一定会改判呢?

大多数情况下,作为成年人,能看得懂文字,也有生活常识,是能明白自己患有什么疾病的,也是清楚是否符合健康告知的。

而且目前保险公司的《健康告知书》也因为之前“吃过亏”,所以已经“进化”的越来越细致了。

第二,诚信原则依然是“两年不可抗辩条款”成立的最大前提,失去诚信,你就是拿救命钱在“下赌注”。

第三,两年不可抗辩条款的最大意义是在于维护保险合同双方的利益公平,而不应该沦为某一方用以牟利的工具。

其实很多人不理解,为何保险公司不在投保前严格审查,比如通过体检、调查等手段来判定是否符合投保条件,而是在出了保险事故后才去调查判定是否符合理赔条件呢?

这是因为,体检也好,调查也好,都会使得成本大幅上升,所以我国保险的投保都是采用“宽进严出”的方式,以诚信为前提。这样合不合理?不好一刀切去判定。

但我相信,未来每个人的医疗数据、理赔数据、信贷数据都是数字化的统一保存在国家掌管的人口数据库中。

只有这种依靠科技的进步,才不会让人们把宝都押在人性上,也才不会出现这么多扯皮的事儿。

从最高法创办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可以找到大量的这类案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再深度了解一下。

虽然实际法律运用当中,的确也有很多支持赔付的情况发生,但我依然不支持大家“不如实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