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你的不一定是同行,法律行业狼来了!

2020-07-27 00:52上一篇:五华区司法局创新打造“一核四治”社会治理模式 |下一篇:一位未婚妈妈和她打了两年的生育保险官司

Fidal的主管愤怒地用“血洗”二字形容,“将使用一切手段反击,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

那么为什么作为四大会计事务所(以下称四大)之一的毕马威为什么要去挖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墙角呢?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业务利润下降,国外很多会计事务所开始为客户提供越来越多的非审计咨询服务,这些业务包含了大量法律内容。

然而此举遭到了美国律师协会的强烈反对,原因当然是抢他们的饭碗。随后美国国会通过了《萨班斯法案》,禁止审计公司向客户提供法律服务,同样的法案在中国、日本、法国、澳大利亚等地颁布。

到了21世纪,法律市场变得愈发宽松。除美国以外,世界各国逐渐放宽对于法律服务市场准入门槛的限制。

要知道,在会计市场,四大总共占据了60%的市场份额;然而在法律行业,没有任何一家律所能占超过1%以上的占有率。所以当法律市场对四大这样的巨头开放,就像羊群中闯进了几只饿狼。

最最关键的是,四大和传统律所客户重合度极高,而四大目标是提供审计+税务+咨询+法律的综合一条龙服务,这样的模式要甩传统的律所几条街。

在过去N多年里,四大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潜移默化地做好进军法律市场的准备,于此同时,所有的传统律所都把互联网平台、法律科技公司作为头号假想敌,对于四大这样的饿狼并没有察觉。而事实上,所有这些新概念的法律公司加起来也不及四大在法律服务市场造成的冲击。四大步步蚕食传统律所拥有的潜在客户群体已成不争的事实。

2018年6月,四大之一的德勤会计事务所收购了专注于移民问题的Berry Appleman Leiden非美国地区的办事处;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法律服务在全球运营,最大的特色是使用一站式平台提供法律服务,与审计、税务和会计等核心业务相辅相成。

而他们的法律服务是基于对所有客户的财务状况的充分掌握、预测,并准确瞄准市场增长、回报率高的行业。

四大这样的国际品牌已有多年的沉淀,无论是员工人数、品牌号召力、规模来看,都有碾压性优势。

四大拥有大量高质量客户,尤其是大公司的CFO,大部分CFO与一家或者多家四大有长期合作关系。这意味着针对雇用法律顾问的时候,他们有较大的话语权,倾向于选择四大作为自己的法律顾问。

服务过的客户找一个了解自己企业财务状况的法律顾问,这是不是双保险?他们可以迅速确定工作范围、并分配合适的法务+财务+税务团队进行服务,这对任何企业都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四大和很多客户的首席财务负责人都有密切的关系,当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要解决一个财务方面的法律问题时,四大则成他们都首选。

像四大这样的财+税+法的模式在国际市场大行其道的时候,国内也慢慢萌芽,但大多都停留在概念的阶段。

而云南泊江机构则是真正打通了法财税服务中的壁垒。泊江机构旗下设泊江律师事务所、税务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

机构聚集了一群集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律师、评估师等专业技能于一身的高级复合型的专家人才,任何一件服务都将从法财税的三维角度去分析判断处理,真正做到了法财税的一体化服务。

泊江机构的法财税一体化服务在中介服务的市场中凸显优势,倍受推崇,在已服务的客户中取得了一致称赞,让客户真正实现了“一份投入,三重服务,减负增值”的超值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