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蹊跷?7旬老妇起诉过世邻居赔钱,女儿扯脖子狡辩拉都拉不住

2020-04-11 10:42上一篇:诈骗犯罪辩护律师整理:诈骗罪概述及法律法规汇编 |下一篇:张姓股民向中潜股份发起索赔 张云律师接单

4月2日《广州日报》报道,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开出近几年来第1份“司法惩罚”裁定书,原因系在一例案件审理的过程中,有一方发布虚假言论妨碍诉讼。而裁定的对象是该案原告。

2018年,家住杭州的楼阿姨将老邻居朱阿姨的老公老胡、儿子、年迈的父母告上法庭,理由是朱阿姨去世前还有20万钱款未还,这笔钱应该由朱阿姨的法定继承人连本带利尽数赔偿。谁成想一场 “骗局”才刚刚开始。

该案并没有复杂的犯罪过程,仅为一起索要欠款的民事诉讼,但该案引人注意的是,被告已经去世了4年。

2016年,大年初九,没到60岁的朱阿姨自杀了。老公老胡说:“我看着她一年,还是没看住。”

据悉,朱阿姨生前从事借款放贷赚取差价生意,规模一直不大。2011年她向邻居楼阿姨借款20万元用于生意应急,2012年双方签订借贷合同。知情人士透露,朱阿姨系因生意出现断层,借款不能按时收回而导致被人追债,才选择自杀。

楼阿姨此次要求,朱阿姨的老公老胡、儿子、以及年事已高的父母帮助朱阿姨还款36.4万元,年利息按12%算。

此时一位该案“第三者”缓缓出现,日后她成为了该案的关键人物。她就是原告楼阿姨的女儿“红姐”(化名)。

朱阿姨的儿子表示,此前曾听过母亲提及向楼阿姨借钱一事,但只说借了十几万,并且应该还完钱了,“红姐”这个名字母亲也念叨过。

红姐在被问及是否认识朱阿姨时矢口否认,表示自己这次出席庭审的原因只是担心年过7旬母亲的身体。

朱阿姨的老公老胡和儿子一起对她生前的关系网进行调查,好几个老邻居都表示,听朱阿姨说钱已经还完了。其中有位邻居表示,楼阿姨不太认识字,会不会朱阿姨将钱还给女儿红姐了。随后老胡和儿子翻找到朱阿姨生前的手机,并且在聊天记录中发现了一个关于案件的突破性进展。

对此,红姐在庭上一直扯着脖子狡辩,旁边的楼阿姨见此拼命想要拉住女儿:“别说了,就当着钱还给我了,我认,我认……”

2019年年底,法院判决,2014年红姐收到的20万元为朱阿姨的还款,朱阿姨家属还需偿还3.4万元本金,并且支付利息。

同时,红姐也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该法院作出近些年来首份“司法惩罚”裁定书,判处红姐罚款4万元。

2020年3月24日,法院告知红姐可以请求复议,红姐拒绝。次日,法院指定账户收到4万元钱款。

该案历时2年终于告一段落,红姐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本来想耍小聪明,企图借当事人已故为由,篡改事实妄图获取不义之财,没成想自己却难逃法律的制裁。